冯仑:进退两难时的新解释与新选择

点击量:293


     随着改革进入到第四个十年,一方面因为经济成长带来的信心和美好前景给了我们巨大的激励;另一方面,由于市场经济的快速增长,客观上也带来一些矛盾和问题。冯仑把其中的四大矛盾和问题理解为深水区和攻坚克难的重点。

以下为冯仑所陈述重点:

    第一个问题是收入差距的扩大,人们对这种差距的扩大能容忍到什么程度,应该如何解决,政府要把它控制在一个怎样的合理范围內?谁都清楚,如果不及时处理这些问题,必然会引发社会的矛盾和冲突。

    第二个问题是快速成长的经济和以GDP导向的工业化与城市化进程带来的环境污染,使得生态脆弱的地方和整个居住环境遭到破坏。这个巨大的损失,也是时常被批评的重点。

    第三个问题是由于政府权力过于集中,政府权力在配置资源的当中起到强有力或者说绝对的作用。长期以来,我们的经济增长模式以政府强势主导为特征,权力寻租往往导致贪腐和社会营商环境的扭曲,一些腐败现象成为社会批评的另一个重点。

    第四个问题是在整个深入改革和经济成长过程中,过去的传统观念和意识形态教条与现实之间存在着很大的错位,甚至被现实肢解、被破碎化和庸俗化。于是,意识形态、国民精神和伦理方面出现了混乱、空虚、甚至是缺位的问题。

出现了这四个问题。社会、政府会怎么办呢?而我自己又能怎么办呢?又怎么能够在未来的日子里做好自己的事,不添乱呢?想归想,但每天天一亮,眼睛一睁,又得去干活。我能做的事还是在公司上班,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生活在继续。今天早上从开会开始,然后讨论公司内部的业务、管理、战略,以及处理其他一些相关的事情。吃了午饭,又匆匆去机场,赶到下一个出差的地方。在出差的地方,照例仍然是见一些需要见的合作方、政府方面的人士,还有公司的员工,大家来讨论一些事。当然,还要吃饭、睡觉。就这样,一天过去了。接下来的一天,可能是再飞去另外一个城市。除了公司的事情,还去参加房地产行业的一些论坛和公益方面的活动。

    生活就是这样的,我们面对的改革,面对国家、社会的这么多事,大体上也是要人心安,同时求个解释。有个新解释,可能就有个新选择。有新选择可能就有新前途。有新前途可能就有新天地。这就是当下的我,一个被改革了四十年的我,一个改革的结果,而不是改革的成果。



讲坛概况 / 主营业务 /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