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纲谈中美贸易:从长远看很多问题一时半时解决不了!

点击量:188


樊纲,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过去40年一直高增长,你去看看那个图,不是老高增长,它是波动式的。90年代如果大家还记得,我们保8没保住,7点几,这次是保7没保住,6点几,经济波动呈现的特征都是一样的,因此有波动就得有调整,我们还在调整过程当中,有很多问题还在解决当中,所以低谷还没走完,还要多久我不知道,但是大家想想这些问题。

      我今天讲第一点关于当前的经济形势,也不多说,针对两个观点,一个是特别乐观的观点,说新周期就要来了,去年有人说,今年又有人说,说新周期要到了,这是比较乐观的。

      第二个比较悲观的论点,现在去杠杆、搞监管会出现钱荒,谁都跑不掉,这个论点市场上也是一个很大的观点。我既不那么乐观,也不那么悲观,不乐观的是我不认为中国经济现在已经进入新周期,很多问题还没有解决,包括去杠杆,去产能,都没有做完,还要继续做,这是,没那么乐观。

      第二,没那么悲观,钱荒,就是流动性紧张这个事儿,你能看见银行当局也能看见,我不是说我是货币委员会我就替他们说这个话。前些天降了一次准备金率,放出很多流动性。保持中性政策,意思就是说,我不是要刺激经济,但是我也不想把经济搞死,流动性少的时候有很多办法可以放出流动性,增加流动性。我们现在的准备金率16%,当时为什么更高呢?当时20几,就是因为当时的太多了,收回去,货币政策就是干这个事儿的,如果是一万亿的货币,看着它降到了9000不去管了那叫流动性紧张了,但是通过调整政策使它恢复到一万亿,恢复到一万亿这个举措不是扩张性的,它没有增加,它是中性的,它把它恢复到应该有一个水平。下一阶段这些事儿都会发生,你怎么解读这个,不要把中性的政策解读为扩张性的,也不要把中性的政策解读为紧缩性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也不那么悲观,总的来讲中国还需要一定的时期进行调整,清理掉过去两次过热,这两次过热还不是90年代,我们2000年代一直到经济危机之后,刺激经济一共两次过热产生的这些后遗症,包括杠杆率过高,这是要讲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关于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结构变化,首先要讲讲这次美贸易战和它可能产生的后果。我相信后面很多专家还会对这个进行分析,我只是从一个角度讲。这次贸易战还在打,现在正在谈。有人说上次在美国谈完了,有人说结束了,我说早着呢,结束,且没结束呢,很多信息还没谈呢。果然不仅没谈,在谈之前又出了新招儿,而且达成协议怎么样?达成协议还可以退出。退出了好几个协议了。所以从长远看很多问题一时半时解决不了。最简单的一个问题贸易赤字解决不了,美国的贸易赤字是解决不了的,第一他储蓄率那低,第二美元是国际货币,国际上要用它做储备货币,它就得只买东西不卖东西。大家如果你们钱包里有两块美元装着呢,这两块美元怎么到你包里,是美国人印了钞票,给你买了两块钱的东西,但是他没有卖东西把两块钱收回去,这不是赤字吗,咱们手里美元越来越多,他的美元赤字。这两个原因还是一般性的,一般性的他有赤字,他跟谁都可以赤字,对欧洲可以有赤字,对加拿大、墨西哥,这两天他们在闹,所以赤字的问题不仅仅是跟中国,跟各国都有,但是跟中国最大。为什么最大呢?就是他很多东西不愿意出口给中国,两个国家做贸易,平衡的话两个国家各自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我们中国的比较优势是低中端的制造业产品。现在他老说我们卖的东西,他就赤字了,你发挥你的比较优势呀,美国的比较优势是什么呀?高科技呀。他的高科技这个不卖,那个不卖有出口管制。就是不把高科技卖给我们,包括军火,一般的国家到年底有顺差,买两架军用飞机就平衡了。这些都不卖给我们。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我们自己能够做的东西越来越多,进口低端的越来越多,我们可买的东西越来越少。就是牛肉,买点牛肉,买点大豆,还买点什么?飞机一直在买。

      他一处罚中兴,又是处罚不让你买美国的高新技术产品,加剧贸易赤字,所以这个问题是解决不了的,这得一次一次磨、谈。阶段性的去解决一点,这是就贸易争端本身而言。另一方面你可以看到,除了特朗普讲的经济贸易以外,经济高参讲的都不是贸易,讲的都是技术,讲的是竞争力,要采取措施也是限制中国2025的发展,限制中国的技术进步。而这个问题是解决不了的。我们就是要发展。我们只是说得改变改变我们的发展方式了,落后国家怎么能发展?最初的时候靠的是廉价劳动力,叫做比较优势。但是你如果只有这个,这个比较优势只在最初阶段起点作用,往后一点,你要还是它,很快这个就消失了。所以我们有的经济学家天天讲比较优势,比较优势,你40年后还讲比较优势就不起作用了,在一二十年作用有,后面要更多的依赖其他的一些。

      当然其他的东西,很多东西好的还没有,比如高水平的教育,好的制度啊,科研能力,创新能力,创新机制等等我们还没有,我们到现在也还没有。

      第二阶段增长靠什么呢?靠的是另一个相对优势,就是落后的优势,或者后发优势,什么意思?就是开放,引进外资,来学习,派出人员我们学习,我们没有知识、技术,我们开放之后让其他国家的知识技术外溢到我们这儿,这就是我们过去开放搞合资企业引进、消化、吸收,中国作为落后国家,就像其他国家在落后阶段都有一点山寨,违反知识产权,这都是一个学习过程。我们靠的是这个。过去这40年当中后面一个阶段,其实中国经济增长不再靠廉价劳动力了,前面降低劳动力成本,现在降低研发成本,我们不用每个事儿自己做,我们开放了我们可以观察,可以学习,很多东西没有专利,有专利我们也可以买专利,靠这些。现在美国人发现你靠这些来增长了,靠专利,靠学我们,他开始注意了。下一步可能中国的科研人员到美国去交流访问都会受限制,要切断我们的学习过程。这是核心问题。过去我们有相对优势,有后发优势,我们去学习,这是很好的。对我们自己来讲就形成了一种依赖,什么依赖呢?依赖学别人的,而自己创新的机制和能力提高的不够。

      所以到今天40年后,今天正好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40年的这个当口,美国人对我们搞这一出戏,标志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什么新阶段?自主研发新阶段,不是说马上都是自主研发了,但是过去历史进程都是渐进的,过去从10年开始我们就开始引进外资了,我们派留学生。中间的10年可能是比较优势和后发优势同时发挥作用,然后后发优势发挥作用,现在我们进行自主研发,后发优势我们仍然引进外资,我们仍然对外开放,我们仍然大量留学生出国,我们仍然在网上可以交流,可以学习,我们仍然发挥后发优势,但是与此同时我们自主创新的体制作用会越来越大,而且不得不走技术创新的道路,不得不改变很多我们创新机制的,进行创新机制的改革。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