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琏:经济刺激政策效果已几乎等于零

点击量:589


                               吴敬琏:经济刺激政策效果已几乎等于零


                            

  新浪财经讯 1月7日消息,最近经济学界泰斗级人物、历届总理的座上宾吴敬琏先生在《比较》杂志上发表文章谈经济改革。吴敬琏指出,凯恩斯主义只是用来应对短期经济困难的处方,但绝不适合用来应对长期的经济问题。

  2009年政府采取了强刺激政策,4万亿的投资和10万亿的贷款,虽然在当年第4季度和2010年第1季度,将经济下滑的趋势拉回上10%的增速,但是随后就掉头直下。

  吴敬琏认为中国经济不能实现改革初衷,主要是这一代掌握政策和话语权的人都深受苏联意识形态的毒害,教科书等还没彻底清理这些苏联式意识形态,甚至还被拿来作为阻碍改革的武器。

  首先吴敬琏先生开宗明义地指出凯恩斯主义只是用来应对短期经济困难的处方,但绝不适合用来应对长期的经济问题。

  2009年政府采取了强刺激政策,4万亿的投资和10万亿的贷款,虽然在当年第4季度和2010年第1季度,将经济下滑的趋势拉回上10%的增速,但是随后就掉头直下。

  政府干预扭曲了市场信号,对不可预知的政策依赖令人生活在无知的恐惧中。

  随后几年来,几乎每年政府都会出台一些保增长的刺激措施,但GDP增长率仍然一路下行。从2011年到2014年的四年中,GDP增长率分别是9.2%、7.8%、7.7%、7.4%。

  到了2015年第3季度终于掉到7%以下,尽管这个季度刺激措施不比2009年差,但促增长的效果已经几近于无。

  这说明靠政府投资拉动根本无法抵抗报酬递减规律,而一味地进行投资,债务系统风险已经太大了。可是改变这种趋势也很难。

  这是因为中国的体制问题,大多数国家的城市都是依靠地方的市场化实现经济繁荣,是从下而上的。通常的情况是,一个地方形成了市场,人们因为市场交易逐渐发展成城市,城市规模扩大,实现繁荣。但中国的城市是层层等级森严,越是往上一级的政府越是掌握着更多的资源,城市规模越大土地出让金越多。上面投资哪个城市,哪个城市就被硬生生造起来,其他城市就掉下去。

  而那些财政的钱却被拿来投资那些“趙家人”的“僵尸企业”,赔了算政府的。政府又只能搜刮民财。税负越来越高,民间积极性越来越低。于是,政府又多发钞票,结果人们都去投资股市,捣鼓泡沫,而没人投资实业。

  吴敬琏认为中国经济不能实现改革初衷,主要是这一代掌握政策和话语权的人都深受苏联意识形态的毒害,教科书等还没彻底清理这些苏联式意识形态,甚至还被拿来作为阻碍改革的武器。

  因为改革不彻底,有太多腐败的机会,依靠旧体制发财致富的势力,积累了30年的力量,不容小看了。

  另外中国的经济环境越来越不利。曾经快速增长的时候,为改革提供了良好的时机,这样的经验没有吸取,这也许是吴敬琏说环境不利的意思吧。

  既然眼看着时机溜走,上面的阻力又像泰山一样顽固,而要想建成一个统一竞争、开放有序的市场体系本身在专业上、技术上要求就非常高。可想而知,中央需要什么样的“极大政治勇气和智慧克服阻力和障碍”呢?

  来源 布克笔记

  人民币贬值的“铁底”和“漏底”

  对于人民币贬值,需要贬值多少才是底?很多人据数字来计算,比如1:8,、1:10、1:20、1:30、1:50等等,这是别人的权力,如松一般不去评论别人的东东。但是,这些计算的结果基本都属于不靠谱的事情。由于太多的人问这个问题,就简单地说说,为了不被河蟹,只能简单,其实这个原理我在货币之道中说的很详细(只不过换了一个马甲而已,看懂了书的人,不应该再问这个问题),如果您想深入地了解贬值的过程和归宿,只能看书。在这一时期,如果在博客中说的很清楚,不合适,这个平台暂时还不希望放弃。以下的数字都是整数,只是为了计算方便。

  现在的外汇储备按3.5万亿美元计算,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可流动的储备很少,其一,以往在大宗的投资很多都被锁定,甚至已经成为坏账。这里按1万亿美元计算(粗粗的估计数字,可能很不准,注重的是原理),房地产泡泡在贬值周期必定破裂,我在媒体看到投行估算将产生的坏账数字约为1.5万亿美元(按现在的汇率),剩下还有多少?还剩下1万亿美元,短期负债(外债)有多少?大约总有5千亿美元左右吧,只剩下5000亿美元的流动性,所以,可流动的、支配的外汇资产并不多。

  就算不管未来,将银行坏账的准备金1.5万亿美元也拿来使用(短期外债是绝对不能用的,那将导致债务违约),央行可以投入的外汇资产充其量也就是2万亿美元,此其一。

  其二,银行储蓄存款有137万亿人民币,按6.5:1的汇率,约21万亿美元,这些人民币能够全部到老赵的家门口要求兑换码?不能!因为经济生活需要流通,至少你早晨买菜的时候需要人民币。您可能说,卖菜的大妈将来也可以接受美元啊,就算卖菜的大妈接受也不行,因为唐朝的法律规定:民币是境内唯一合法的交易流通货币。如果你用美元买菜,老赵家丁有权利没收,甚至将你带进局子喝茶。

  所以,境内一定需要流通民币,这些民币是不能到老赵家门口要求兑换美元的。这些钱的数额是多少?一般来说,一国境内的流通货币(M2)是GDP的0.7倍就足够了。就按今年的GDP是68万亿计算,68*0.7=47.6万亿。

  可以到老赵家门口要求兑换的数字是137-47.6=89.4万亿人民币。

  可是,这些存款不都属于平头百姓,还有很多属于老赵家,所以,真正有兑换需求的数字是五六十万亿的样子,相当于八九万亿美元,这就是兑换的压力。

  很多人会就此计算,贬值的幅度是四倍左右,大约25:1,那咱告诉你,这样计算依旧是错误的。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贬值之后,第一,房地产必爆,财政收入下降,不仅仅基本没了土地出让金和房屋交易的相关税费,相关的钢铁、能源、有色、建筑建材等行业的税收也会大幅萎缩,这是财政收入的跳水,在现在的规模上萎缩一半也是稀松平常的事;第二,本币贬值带来通胀上行,家丁们要养老婆孩子,必须涨工资,支出增长;第三,南海、东海、西面,现在加上金三,都不安宁。很多人说美日在合围中国,你以为他们合围是为了直接和你大打出手?不是,美日才没那么傻,形成合围是为了到处挑事,让你四面出击,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财政支出急速扩大。

  到这,可能很多人想清楚了,财政剧烈收缩,支出不断扩大,赤字开始决口。那时怎么办?告诉你,通胀高涨的时候是没法发债的,没人买,而且持续赤字,即便强制家丁购买,也解决不了问题,印钞就是归宿。

  一边是五六十万亿人民币等在老赵家门口,要求换美元,老赵一边还要印钞投向市场,流向市场之后继续聚集老赵家门口要求兑换,等待兑换的队伍就不再是五六十万亿那么长,队伍持续加长,直到老赵关上大门。

  因对今天的局面,必须收缩基础货币才会解决,当然伴随改革一些东西,但估计,老赵现在没这个胆。但作为可能性,你也不能去排除,如松也希望这种可能性不被排除。有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用在这不知道是否合适。

  一种货币贬值,不是什么新鲜事,美元欧元日元英镑在不同的时期都曾经经历贬值过程,这就像每天需要吃饭那么简单。最大的问题是贬值的底部是铁底(贬值到一定程度见底)还是漏底(没有最低只有更低),这才是最需要关注度问题。

  所以,不要去判断底在何处,密切研究相关进程之后,如松也知道底在何处,只是这里不是探讨这些问题的地方。
讲坛概况 / 主营业务 /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