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世锦:中国经济和城市发展要善做“减法”

点击量:5029


刘世锦:中国经济和城市发展要善做“减法”


刘世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民营经济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文/刘世锦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和城市发展进入新阶段以后,都呈现出一些新的特征,面临一些新问题。对此,要善做减法,也就是说,经济发展要“去产能”,城镇发展要“去空置”。

经济发展要“去产能”

中国经济已进入新常态。新常态一个最重要的变化是增长速度放缓,进入增长阶段的转换,由过去的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这几年,大家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存在分歧,但是我们认为这是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是必须要发生的。其中的道理不展开说,只想指出一点:支持经济高速增长的一些重要需求,比如房地产、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相关的重化工业产品,到2015年前后基本上都达到了工业化和城镇化整个历史进程的需求峰值。最高点已经出现了,以后逐步走平或者往下走。

当然,中国经济最近几年处在调整过程中,速度逐步放缓,但表现还是相当好的。我们不要光盯着增长速度,还要看看速度背后发生的经济结构和增长动力的变化。我们的就业总体上不错,企业效益前两年虽然有所下降,但总体上趋稳;财政收入有所降低,但增长也还可以;风险控制有些问题,但是还守住了不发生区域性、全局性、系统性风险的底线;节能减排也有新进展。取得这些成绩都很不容易。最重要的是,中国经济结构由过去以投资、工业为主,更多地依靠外需和劳动力投入,正在或者已经进入更多地依靠服务业、更多地依靠内需、更多地依靠消费、更多地依靠提高要素生产率的轨道。这些好的变化具有长期意义。

大家知道,一季度数据刚公布,GDP增长7%。经济下行的压力很大。怎么看待这个压力?真正具有挑战性的是什么问题?我个人认为,主要是效益问题。从去年8月份开始,企业的利润率一直在下降,特别是今年一二月份,利润率下降的态势相当明显。盈利下降以后财政就出问题了,财政压力比较大。这个能维持多少时间呢?不具有可持续性,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

仔细再看一看,这种情况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们做了一个测算,中国最近一段时间利润下降最多的是五大行业——石油、煤炭、石化、钢铁、铁矿石。这五大行业占到利润下降的大部分,如果去掉这五大行业,我们整个经济盈利状况与去年相比基本持平,还是不错的。这些行业是什么行业?我们称其为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这里,我想提出一个概念,就是中国经济的转型再平衡。

过去我们10%左右的高速增长,基础设施、房地产和其他一些相关行业,增长速度很快,把钢铁、煤炭、石油、石化、建材这些行业拉起来了,也是以很高的速度增长。而且大家注意,重化工业发展当中有一个自我强化的机制,比如,钢铁不够了,就要提高产能;产能不够就要建新的钢厂,而建新钢厂本身也需要钢,这是一个自我加强的机制。在过去10多年时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和重化工业的这一特点有一定关系。最近几年,我们需求端已经遇到了历史需求的峰值,这是不可抗拒的,这是规律。增长速度放缓了,但还在增长,不过不可能保持以前那么高的速度了。供给端下来了,需求端也得跟着下来。但是,需求端下不来,因为我们形成了庞大的生产能力,很难收缩。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要做减法,尤其是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要减产量、去产能,比如煤炭行业、钢铁行业减产10%、20%。

我们看到,PPI已经连续30多个月的负增长了,现在是接近-5%了,这种状况怎么改变?减产以后价格就会回升,价格回升以后盈利状况就会改变。但是,目前的情况是减产很难。一般来讲,企业不愿意关门,地方政府不愿意让它关门。为什么?只要企业还开着,就能算GDP,还可以收增值税。我做过一些调查,煤炭行业,一些最好的企业现在都到了亏损的边缘,有些亏损很长时间的企业又关不了门,为什么?地方政府帮助它在那扛着,在亏损的边缘或者亏损状态下熬着。价格起不来,地方财政收入还是要下降的。所以,中国经济现在需要实现新的平衡,需求端放缓了,供给端也要减,和需求端能够平衡,这就叫做转型再平衡。我们必须要实现这样的转变。如果这个转变能够实现,可以想象,比如说刚才讲的五大行业如果都不亏损了,都盈利了,其他行业问题不是太大,有一些行业日子过得还是挺好。我做过一些调研,比如说通讯行业,他们说从来没有感到冬天。如果大多数行业日子过得不错,都能够保持一个相当可以的、可持续的盈利水平,财政收入也相应增长,我们还害怕什么?那个时候哪怕速度低一点问题也不大。我们现在为什么讲以质量效益为中心的发展?其实核心问题是企业盈利模式的转型,企业能够持续地盈利,和它相对应的那个速度是多少就是多少,那就是一个好的速度。

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减不下来,为什么?地方政府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起很大作用,如果要减的话,大家都想别人去减,我不减;你减了,以后价格上来,我就坐享其成了。这个困局怎么打破?光靠市场的力量现在看来是非常有限的,我们当年增长的时候也不完全是市场的力量,这是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解决这个问题还得有点行政性的办法,比如当年OPEC在全球也搞了一个减产协议,我们得想一些办法。在此,我不再展开讨论具体方案,只是提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解决以后,中国经济在一个新的水平上达到平衡,企业普遍都盈利了,而且具有稳定性,我们就会进入一个新的增长平台。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还很大,即使增长7%或者再低一点,每年的新增量最少7000亿美元,相当于世界上排在第20位国家的经济规模。全世界每年新增量最大的市场还是在中国。

城镇发展要“去空置”

如同经济一样,我们城镇化过程当中也有一些东西多了,得减。城乡一体化发展中,有“三块地”,运行机制和定价方法都不一样。

第一块是工业用地。过去我们把它的价格搞得很低,有时候是零地价,有时候甚至还要补贴,为什么?吸引投资,投资之后GDP搞上去了,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