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莉:日本“双闯关”,脱缰的野马奔向何处?

点击量:5362

               李莉:日本“双闯关”,脱缰的野马奔向何处?

摘要:7月,日本国会众议院通过了安倍晋三政府提交的安保系列法案,不久后,内阁会议又通过了“强硬版”《防卫白皮书》。日本安全防卫政策的如此演进,对地区战略平衡和中国安全环境是不利的,亚太地区安全态势今后将更趋复杂。

7月份,日本接连发生两件大事。

一是7月16日,在民众连夜的抗议声中,甚至民主党、维新党、日本共产党、社会民主党、生活党等主要在野党议员以陆续退场、拒绝参加投票的集体抵制下,日本国会众议院仍然强行表决,通过了安倍晋三政府提交的安保系列法案。

当众议院议长大岛理森宣布法案获得通过时,主席台侧前方将近三分之一的座位都空着。然而,凭借占据超过三分之二议席的优势,自民党与公明党组成的执政联盟还是强行通过了安保系列法案。

                                   

7月16日,在日本东京国会众议院,在野党议员退席反对通过新安保法案。

另一件事是在随后的7月21日,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又通过了经过修改之后的“强硬版”2015年版《防卫白皮书》。该《防卫白皮书》针对日本“确保海上通道安全”强调称“日本的能源资源进口依赖海上运输,是事关生死的问题”,并将中国舰船和飞机在东海和南海执行任务称为“有可能导致不测事态的危险行为”,此外谴责称:“公海航行和飞行自由正在发生遭受非法侵害的情况。”

如果把这两件看似相互独立,实则又相互联系的事件放到一起,透射出什么信号、又能解读出哪些信息呢?

2015新版《防卫白皮书》就是给新安保法案放行的通行证

仔细分析一下日本2015年版《防卫白皮书》就不难发现,日本政府7月21日批准的这份白皮书,其目的就是意在鼓吹安保法案和日美同盟的必要性,借海洋问题渲染所谓的“中国威胁”,为安保法案找到借口和理由。

该白皮书汇总了2014年7月以来日本安保政策和防卫体制的新动向,包括解禁集体自卫权、废除“文官统领”制度、修改日美防卫指针以强化日美同盟等,并声称日本周边安保环境越发严峻,一国单独应对已日益困难。

白皮书称朝鲜核导弹的对日风险有所增长,并首次提及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威胁,警告日本同样可能遭遇国际恐怖主义威胁。白皮书还花费大量篇幅介绍了日美新防卫指针和安保相关法案,并重点介绍了日澳潜艇项目、日印防卫交流、日本—东盟防卫合作及日英、日法“2+2”会谈等日本与各国的防卫交流。

此次白皮书中首次单独设置“海洋问题动向”章节,将海洋问题升级为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恐怖主义”等同等重要的课题。针对中国在南沙群岛部分驻守岛礁进行建设,白皮书指出“国际社会显示出担忧”;对于中方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附近海域进行巡航执法,表示“可以看到常态化的倾向”;白皮书还提到了中国在东海无争议的中国管辖海域进行的油气开发活动,称“正提出抗议,要求停止”。

从国别看,白皮书中描述中国的部分最多,长达24页。该白皮书认为,中国在东海、南海海域活动正快速扩大,试图以力量对抗改变现状,做法高压,并首次指出,中国坚持自己的单方面主张,绝不妥协,并有可能引发不测事态的危险行为,令人忧虑。

由此可见,日本的2015《防卫白皮书》刻意渲染日本安保环境的严峻局面,企图以此来证明安保相关法案的必要性,为安保法案的最终通过制造借口。

新安保法案是解禁集体自卫权的继续与拓展

2014年7月,安倍晋三政府通过新的政府解释,宣布解禁集体自卫权。但是,在行使的过程中,涉及诸多法律,安保法案由此应运而生。

从表面上看,安保法案其实是两项法案,分别是《国际和平支援法案》与《和平安全法制完善法案》,但后者其实由十部法律修正案综合构成,即新安保法案共包括1个新立法和10个修正法。

《国际和平支援法案》为随时允许日本自卫队为应对国际争端的他国军队给出后方支援提供了法律依据,而《和平安全法制完善法案》则涵盖了“武力攻击事态法”“周边事态法”“联合国维和活动协力法”等10部法案。

经过修改的《武力攻击事态法》将改名为《武力攻击暨存亡危机事态法》,把“日本或与日本有密切关系的国家遭到武力攻击,日本存亡受威胁、存在国民权利被彻底剥夺的明显危险”的情况,定义为“存亡危机事态”,在此情况下,日本即使没有直接受攻击,也可对他国行使武力。

《周边事态法》1999年立法时,是设想朝鲜半岛的安全状态,适用范围是“日本周边”,修改之后,《周边事态法》将改名为“重要影响事态法”,自卫队对美军及别国军队的支援将取消地理限制,不再局限于日本周边范围。

此前,日本自卫队若要被派遣到海外都是以“特别措施法”为根据,但此次的修正法属永久法,可尽速、不限地区派遣自卫队到发生地区纷争的地方。只要不是战斗现场,自卫队可对作战中的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持、弹药输送等。必须看到,在不修改现行宪法条文的情况下解禁集体自卫权、扩大自卫队海外军事行动明显涉嫌违宪,自卫队卷入或参与战争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

然而,引发争议的内容就是,安保法案没有对“存亡危机事态”的标准作出严格的界定,也没有限定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地理范围。这就意味着,自卫队有可能在全球参与军事行动,这与日本战后“专守防卫”政策南辕北辙。

讲坛概况 / 主营业务 /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